火锅料双雄投资湖北,布局淡水鱼糜和小龙虾

6月18日晚间,安井食品发布公告,拟以7.17亿元收购洪湖市新宏业食品有限公司71%的股权。加上2018年已经收购新宏业公司19%的股权,本次交易完成后,安井食品持有标的公司股权将达到90%。

另一家火锅料企业也有相关动作。4月23日,海欣食品公告称,将与湖北监利供销满堂红食品有限公司、卢隽源共同出资成立湖北奖鱼水产食品有限公司,其中海欣食品持股奖鱼水产43%的股权,是股东。

新宏业、供销满堂红均为湖北淡水鱼糜、小龙虾产业的代表企业。两大火锅料企业争相布局,到底下的什么棋?

近一段时间,安井食品与海欣食品两家火锅料企业在湖北布局产业链的动作,引发业内人士关注。

6月18日,安井食品发布关于对外投资暨受让洪湖市新宏业食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新宏业食品”)部分股权的公告,拟以人民币4.0905亿元对价受让肖华兵持有的新宏业食品40.50%的股权,以人民币3.0805亿元对价受让卢德俊持有的新宏业食品30.50%的股权,安井公司应向肖华兵和卢德俊支付的合计股权转让款为人民币7.171亿元,合计转让股权为71%。

这是安井食品对新宏业食品的第二次收购动作。早在2018年1月9日,安井食品就发布公告称,拟以7980万元人民币受让肖华兵、卢德俊分别持有的新宏业食品9.5%的股权,即合计19%的股权。

本次交易完成后,安井食品将持有新宏业公司90%的股权。安井食品在公告中表示,本次投资是公司对上游原料淡水鱼糜产业及速冻调味小龙虾菜肴制品的布局,对公司未来业务开拓及生产经营管理具有积极影响,符合公司长远发展规划和全体股东的利益。

海欣食品也有类似动作。今年4月23日,其发布关于对外投资成立合资公司的公告。标的公司暂定名为湖北奖鱼水产食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奖鱼水产”),成立时注册资本为1000万元,拟由海欣食品、湖北监利供销满堂红食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供销满堂红”)和卢隽源共同以人民币现金出资。其中海欣食品认缴出资额为430万元,持有奖鱼水产43%股权,是股东;供销满堂红认缴出资额为400万元,持有奖鱼水产40%股权;卢隽源认缴出资额为170万元,持有奖鱼水产17%股权。

海欣食品表示,公司在湖北投资设立奖鱼水产,有利于整合当地水产资源,匹配公司整体产能扩张计划,延伸扩大上游淡水鱼浆生产规模,并开发和销售符合上游原料资源发展趋势以及市场需求的淡水鱼糜制品,符合公司整体战略规划。据海欣食品5月28日的公告显示,奖鱼水产已经完成工商注册登记手续,并取得营业执照。

新布局

掌控上游,助力主业长期发展

湖北是的淡水鱼糜、小龙虾产业重地。作为火锅料上市公司,安井食品、海欣食品每年都要采购相当数量的淡水鱼糜作为生产原料。本次两大巨头均向火锅料产业链上游布局,下的是什么棋?对于行业来讲,有哪些意义?

新宏业食品官网介绍,企业依托洪湖丰富优质的水产品资源,是水产品加工行业的核心企业之一。公司拥有鱼糜自动生产线3条,淡水小龙虾系列产品生产线30多条,国内先进的淡水鱼加工废弃物综合利用生产线1条,冷库储存量3万吨,小龙虾年加工能力3万吨,鱼糜加工能力2万吨。

新宏业食品2018-2020年营收分别为6.49亿元、9.24亿元、9.37亿元,2年复合增速20.16%;净利润分别为7969万、8483万、6934万元,净利率分别为12.3%、9.2%、7.4%。2020年收入业绩下滑主要受疫情影响,整体经营情况稳健。2020年,安井食品向新宏业采购金额达到1.52亿元,占新宏业当年营收的16.22%。

作为火锅料行业早上市的企业,海欣食品目前在福州金山、浙江舟山、漳州东山和浙江嘉兴设有4个生产基地,完成了从原料鱼采购加工到鱼糜制品研发制造的产业链搭建。

而供销满堂红是一家从事水产品加工销售的农产品深加工企业。公司注册资本7600万元,设计年生产能力为收购加工冷藏小龙虾1万吨、虾壳烘焙处理1万吨、淡水鱼加工1万吨,年销售产能预超10亿元。

资料显示,由供销满堂红主建的监利供销小龙虾冷链物流示范园,已于4月28日开园,企业可年加工小龙虾2万吨,处理废虾壳1.5万吨,加工淡水鱼1万吨,年加工产值超10亿元。海欣食品与其共同组建的奖鱼水产将入驻该园。

布局淡水鱼糜和小龙虾,对于火锅料巨头有何意义?

中泰证券对于安井食品收购新宏业的评论,有一定的代表性。其分析认为,从鱼糜原料看,诸如日本将核泄露废水排入大海等外界因素或影响鱼糜鱼浆供应;从小龙虾加工业务看,安井预制菜肴品牌“冻品先生”大多采用外协生产,通过公司大规模定增扩产能等可看出,中长期一定会朝着需自建产能、亲自掌控生产的方向发展。本次收购有利于安井食品加强自身对上游原材料以及对小龙虾相关预制菜肴产品生产的掌控力。

新趋势

火锅料产业探索空间依然广阔

在速冻食品行业发展史上,速冻米面是业内公认发展比较成熟的一大领域。作为后来者的火锅料,甚至一度将速冻米面制品的发展轨迹作为借鉴。不过,不同品类在适应场景、销售渠道等方面都有自己的独特之处,尤其在社会环境快速变革之下,火锅料正在迈向更广阔的探索空间。

近几年来,火锅料产业的探索主要有以下几种:

跨界融合。在行业巨头的下,业内掀起资源整合的热潮,火锅料与速冻米面、速冻食品与其他温层食品等等,品类、温层的界限日渐模糊。比如,海欣食品收购百肴鲜61%股权,正式进入中高端速冻面点领域;餐饮渠道速冻米面大佬千味央厨进军火锅料等。

产品、渠道双升级。从火锅料产品降级、走低端到升级,从大流通到通过线上线下多个渠道走向个人消费者;一大波企业争相推出“锁鲜装”、小规格产品等。

从火锅料到火锅食材。尤其自去年以来,火锅食材新零售成为热点,不仅带动了火锅料产业走向C端,还促使火锅料企业积极扩充品项,将火锅底料、蘸料以及毛肚、黄喉等火锅食材加入产品矩阵中。

完善产业链,增强主业竞争力。以本次两家巨头布局淡水鱼糜和小龙虾为例,在进一步增强原料抗风险能力的同时,进一步开拓小龙虾速冻菜肴业务发展。

来源:食品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