部分小众水果茶饮成功出圈 背后有何秘诀?

近日,多家茶饮店以余甘果、香水柠檬等口味独特的小众水果为主要原料,推出一系列新品茶饮,从而将这些小众水果的售价推向新高,其售价较往年好上许多。有专家表示,新茶饮品牌在研发中的灵感为小众水果出圈奠定了基础,未来需要加强供应链实力,为小众水果饮品持久供应、大众化提供保障。

相比“秋天的杯奶茶”,冰凉清爽的水果茶饮似乎更符合夏季消费的偏好。近日,茶饮市场纷纷推出“霸气玉油柑”“王榨油柑”“手打柠檬茶”等茶饮新品,不仅引发茶饮爱好者的打卡热潮,更将余甘果、香水柠檬等口味独特的小众水果售价推向新高。数据显示,余甘果、柠檬的价格较往年实现了2~4倍的上涨。

此次小众水果价格上涨,反映了水果市场生产、供应和消费环节的哪些新动向?又为破局小众水果的产销难题提供了哪些新思路?对此,《工人日报》记者进行了调查采访。

小众水果售价翻倍

近,在北京上班的张露发现,各大社交平台上以余甘果为原料的茶饮新品出现频次越来越高,并被网友称作“窜稀神器”,引发周围朋友同事纷纷下单打卡。

据张露讲述,这几款茶饮新品的颜色是具有夏日气息的青绿色,一眼看上去让人感觉冰凉清爽,极易调动消费者的购买欲望,但其售价并不便宜。“一杯霸气玉油柑售价29元,一杯王榨油柑31元,一杯泰绿柠檬茶32元,但很多人排队在买。”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几款新推饮品所使用的余甘果、香水柠檬等均属于偏小众的水果,产地多在云南、广西、广东等地,此前价格偏低且还面临销售难题。今年夏初,喜茶等茶饮品牌出了新品之后,众多小型茶饮店也嗅到商机,趁机纷纷推出类似新品。一时间,作为主要原材料的余甘果、香水柠檬等鲜果市场被迅速炒热,其价格相较往年实现翻倍上涨。

在广东汕头潮阳种植余甘果的林友告诉记者,往年余甘果的售价维持在3元左右,自己的果子要么在当地市场直销,要么是通过网店零散出售。“今年余甘果被饮品带火之后,销售价的时候有20元/斤,现在我们网店出售基本稳定在10元/斤左右。”

不仅价格上涨,今年入夏以来,林友的水果网店中余甘果销量也迅速增加,销售地点也从两广地区扩张到北京、杭州、陕西等地。为保证供应,他还多次联系亲友下乡收货。“大家在饮料店尝到这个东西觉得好喝,就会自己上网找到商家购买,我们也是间接受益者。”

同样实现价格翻倍的还有香水柠檬。农业B2B网站惠农网数据显示,香水柠檬去年7~10月批发价为7元/斤左右,而今年3月批发价一度达到16元/斤。记者在多家购物网站查询了解到,香水柠檬的零售价多为14~18元/斤,精品果的售价更是高达20元/斤以上。

值得一提的是,如今广西、广东等地的黄皮已丰收上市,价格有所下降。不过,随着多肉黄皮仙露等茶饮新品开始推出,业内预计未来价格有望上涨。

产品创新促成小众水果出圈

为了将小众水果引入更广泛的消费市场,品牌茶饮店既要挖掘产品本身的使用价值,又要研发创新食用方式,在产品创新上颇费了一番功夫。

据林友介绍,余甘果也被称作油柑、滇橄榄,潮汕地区对余甘果的食用方式包括生吃、腌制、泡酒和榨汁等。“今年出名的是做茶饮店的榨汁饮料,比我们之前做的榨汁确实要更好喝。”

喜茶整合传播部总监程浩告诉记者:“不同于一般采用浓缩油柑汁的制作方式,此次店内推出的3款油柑产品均对油柑鲜果现场榨汁,融合四季春茶底,并根据不同口味需求搭配果汁、甜橄榄等辅料,获得了消费者的喜爱。而香水柠檬的新品研发,也同样追求鲜果手工捶打,让香气散发的同时,不破坏柠檬的组织结构,保证的口感。”

北京农业职业学院副教授何琳纯对记者表示,消费者对小众水果及其新产品能够快速接受,与水果知识的普及、消费能力的提升有直接关系。

“近年来对水果市场的调研显示,消费者接触水果知识的渠道增加,对小众水果的接受程度也在不断提高,口味更加丰富多元。随着消费者的收入增加,小众水果也就具备了更大的市场潜力。”何琳纯说。

同时,根据饮品店的反馈,此次余甘果和香水柠檬的爆火,除了饮品创新所刺激的消费需求,还得益于供应链的通畅。程浩介绍说,余甘果原本是区域性小众水果,并没有成熟的供应商进行大规模的供应,鲜果原材料的供应链本身也是复杂的、动态的体系。为此,该品牌直接进驻广东果园,通过800多家门店的销售数据实现“锁量采销”,打通全程冷链运输,保证饮品的持久供应。

未来仍需产销对接扁平化、订单化

正如一些茶饮店所言,余甘果等小众水果并未形成规模化采购和供应。林友也表示,周围许多种植户的余甘果都是种在自家的山上,因为需求有限往常并没有费心管理,今年突然爆火确实让部分种植户得到了短期收益。至于未来是否会增加种植投入,还需要谨慎决策。

何琳纯认为,苹果、梨等大众水果的消费基数很大,通常的市场变动可以被内部消化。但小众水果的消费承接范围有限,受市场波动影响较大。“水果市场的反应具有滞后性,其种植和收获又需要一定的周期。如果盲目增加种植数量,有可能明年消费热度降低,陷入谷贱伤农的困境。”

因此,何琳纯提出,当前应该保障产地种植户与销售商之间的沟通渠道,尽可能地实现扁平化、订单化对接,将市场需求直接反馈给种植户和果园。“与此同时,批发商还掌握着庞大的市场供需数据,对整体的宏观把控非常重要。政府部门也要对种植户做好引导,帮助各方搭建信息共享平台,应对市场变化。”

程浩表示,随着余甘果受到消费者的广泛欢迎,品牌方也在逐步与上游基地建立“产销对接”,以期在未来实现油柑产品的基地化种植和订单化种植,对种植环节进行指导和干预。“这样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改变传统油柑种植分散的情况,为上游供应商、种植户创造产业价值。”

何琳纯同时建议,种植、批发、销售等各个环节都有各自的性,种植户在看到产品新的商业价值后,要专注于提升产量、降低成本,避免在没有足够信息和经验的情况下过多涉足其他环节,以免造成不必要的损失。(刘小燕 杨召奎)

来源:工人日报